山东彩票:从《精灵宝可梦 铀》谈谈同人游戏原罪

山东彩票:从《精灵宝可梦 铀》谈谈同人游戏原罪

近段时间《精灵宝可梦GO》的火爆引发了一系列效应,不仅带动了同类型玩法的游戏的火爆,也有部分同人游戏引发了玩家的关注,比如我们本次要谈到的《精灵宝可梦 铀》。

精灵宝可梦铀

《精灵宝可梦 铀》是《精灵宝可梦》粉丝耗时9年时间开发制作的同人游戏,并以此为基础原创了数个宝可梦。该作上线后以其极佳的游戏的素质征服了广大《精灵宝可梦》玩家,下载量也在数日内突破150万次。当然,对于同人游戏来说,成名并不是好事,同人游戏《精灵宝可梦 铀》的作者就收到了来自任天堂的律师函。无独有偶,前不久同人游戏《银河战士2》的开发者也同样收到了来自任天堂的律师函,这不得不让人再次想起同人游戏所具有的原罪。

精灵宝可梦铀下架

▍同人文化与产业原罪

同人是指相同志向、爱好的同好聚在一起,不受商业方面影响,共同创造喜欢的书籍、音乐、游戏等作品。内容涵盖完全原创与商业作品二次创作。如今“同人”词汇的意思逐渐被看作是商业化作品的再次创作,原罪也是从这里开始。

同人游戏创作者与独立游戏存在相似之处,都是个人或团体通过自己对游戏作品的爱与执着创造作品。但在本质上独立游戏与又与同人游戏有所不同。独立游戏的素材、玩法与机制的开发基本不存在违法的地方。如果开发内容涉及部分专利则需要独立游戏开发者得到授权,否则需要等待专利过期才可以基于此专利进行创作。

游戏玩法专利

如涉及专利内容,独立游戏开发者通常选择绕开

同人游戏则与其不同,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原创性质的同人游戏作品外,大多同人作品是在非授权情况下基于现有商业作品进行创作,不仅在玩法上沿用了原游戏的玩法,素材、音乐也同样基于商业作品再次加工,我们从《精灵宝可梦 铀》上可以看到一些端倪。《精灵宝可梦 铀》在游戏中使用了GBA与DS版本《精灵宝可梦》游戏的素材,人物与部分素材设计虽然有经过修改,但也能发现其原型;并且该作以《精灵宝可梦》之名上线。无论是素材还是命名《精灵宝可梦 铀》实际上已经侵犯了任天堂及精灵宝可梦公司的知识产权。

精灵宝可梦铀 地图素材

同人游戏在二次创作方面是一种侵权行为,其本质与国内大量盗用素材的山寨游戏是相同的;只不过二次创作市场巨大,且热情与爱的判断极为主观,人们往往会忽视其本质违法的问题。

▍业内对同人产业的态度

对于同人文化这一现象,许多新兴游戏公司或者是文化出版公司大部分报以包容并且不明确反对其存在,一方面该文化产业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盈利性质,且版权方实质性的损失不明显且难以界定;另一方面同人文化也可以与原作产业形成互补,有利于在粉丝面前塑造形象;角川开发的网页游戏作品就有角色形象与同人互补的情况,而角川的游戏制作人田中谦介也乐于见到自己的游戏能因为这种互补行为逐渐丰富。

田中谦介

其实与田中谦介类似的游戏制作人不算少数,特别是在日本地区,不少游戏制作人、动画监督都曾经参与过同人文化创作,所以出于对自身经历的认同,这些从业者普遍支持同人产业,其中自然也包括二次创作行为。

C90同人游戏

不过一些资历较老的大型游戏公司则对同人文化持否定或者不支持的态度,他们更关心的是旗下IP的价值是否受到影响。他们认为,同人游戏作品不论做的好与不好都将影响到玩家对游戏甚至游戏公司的基本判断,这将损害到整个IP价值或公司形象。其中迪士尼、Capcom、Square Enix与任天堂都算典型。

知识产权

这些大公司对同人游戏的维权方式也不相同,比如Capcom就会选择相对温和的处理方式,比如面对《生化危机2》民间重制版时,他们一方面协商游戏团队停止项目,另一方面则邀请团队到公司一起讨论和谋划官方《生化危机2:重制版》项目。这实际就是一种招安的方式,开发团队成功抱上大腿在Facebook表达高兴之情,而Capcom也顺利找了一个台阶下不与玩家撕破脸皮;粉丝方面则皆大欢喜,同人游戏团队没有被打压,《生化危机2》重制版也成功立项 。任天堂、迪士尼、SE的行为则截然相反,它们对同人游戏的维权方式是向开发团队发放律师函,当律师函警告无用时,他们就会通过司法程序起诉开发者或团队,而讼棍也因此成为了玩家对这些游戏公司的戏称。

生化危机2重制版

▍同人文化的爱的终有原罪

话分两头,包括任天堂在内的老牌游戏公司对同人游戏的打压,虽然看起来丝毫不讲情面且践踏了开发者对作品的热情,但其行为具有合法性,属于合理的维权;以此责备其不留情面是不合逻辑的。同人游戏在非授权情况下进行二次创作无论是冠名、形象设计还是游戏素材使用都侵犯了原IP持有者的知识产权,而开发者无论有多少主观的热情与对原作的喜爱终究无法躲开这一原罪。

粉丝游戏《精灵宝可梦铀》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